微资讯,我的微信资讯!
文章
首页 > 今日新闻 > 文章

新婚夜老公一脱裤子,新娘竟吓晕过去!

摘自公众号:娱乐八卦 发布时间:2017-09-14 18:19:51

亲爹和小三合伙害死母亲,还卖给人渣你要怎么办?

关键时刻,高富帅带着一纸合约从天而降。

辛晴怒视眼前的男人。      

原本以为是白马王子,结果是个恶魔。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辛晴出了电梯拼命往病房跑,父亲刚才打电话告诉她人去了,母亲三个月前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医生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突然,明明下午她来送饭的时候,母亲还好胃口的喝了碗粥,怎么晚上就……

午夜的医院安静的像座死城,刚拐进重症区,就听到医生值班室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急促的呼吸声,在空荡的走廊里尤为清晰。辛晴放慢脚步,母亲的病房就在值班室旁边,她悄悄往虚掩的门缝里看去。

“她终于死了,准备好做辛太太了吗?嗯……。”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他怀里的女人一脸红潮的扭过头笑道:“没想到,她这个病竟然……竟然熬了两年才死……”

男人将声音特意压低:“这话以后少说,要是让人知道我换了她的体检报告,会很麻烦的!”

“以后谁还会提她,股份转让书都拿到了!”女人得意的站起来,笑意却突然僵在脸上。男人顺着她的目光回头,看到辛晴泪流满面的站在门口……

病房里,辛晴看着躺在白色单子下的母亲,声音颤抖的问:“我妈两年前就确诊癌症了,你竟然换了她的体检报告?”辛鹏飞点了支烟,搂着赵佳丽靠在沙发上,一脸轻松的说:“那些都你没关系,你妈已经死了,我也帮你安排了好了出路,等下就有人来接你走。”

“你是不是人?是不是我爸?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辛晴怒视着沙发上的两个人。

赵佳丽甩了甩头发笑眯眯的看着她:“就因为她是你爸,才为你做好了打算,人家黄老板可是很喜欢你的,而且又有钱!你跟了人家不会吃亏。”

辛晴冷冷的看着辛鹏飞:“你把我卖了?”

“别说那么难听,拿你换了座楼。”赵佳丽的语气有些妒忌,“你还怪值钱的。”

“我是你女儿啊,你怎么能……”辛晴不敢相信自己的爸爸能做出这种事情。

辛鹏飞毫不在意的打断她:“所以,你才发挥了价值啊!而且,我还有一个女儿和儿子,你不用担心我没女儿。”

“人渣!”辛晴咬着牙,这种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辛鹏飞将烟头丢在地上,走到她跟前抬起手。

“啪。”辛晴身子一歪,捂着脸倒在地上。

“没大没小,你母亲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辛鹏飞看到辛晴冷冰冰的眼神,抬脚准备踢她,门却突然被推开,走进来几个男的。辛鹏飞一看马上说:“快点,把人带走。”

辛晴被两个男人架起来,她惊慌失措的挣扎:“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把她的嘴堵住!”赵佳丽丢过来一块抹布。

一个男人将抹布塞进辛晴嘴里,辛晴流着泪对着辛鹏飞摇头。辛鹏飞却指着她母亲的遗体说:“如果你不听话敢叫唤把人招来,我就把你妈扔到城外的垃圾场去。”

当辛晴所有的感官都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沙发上,周围是装修富丽堂皇的大厅。她对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后站着几个人,辛晴记得自己就是被他们抓回来的。

“小美人,你醒啦!”对面的男人凑过来,坐到她身边。

辛晴努力的将身子往后缩,眼神戒备的看着他:“你……你就是黄老板?”

黄建斌色眯眯的在她腿上摸了一把:“看这皮肤又白又滑,比你那个姐姐够味多了!”说着,手就向辛晴胸部伸去。

“不要!”辛晴尖叫着跳起来,往门口冲,没跑两步便被人抓住胳膊死死按在原地。

“小美人,是你爸把你送给我的,你要是乖一点,我会好好待你,你要是不听话,呵呵……”黄建斌指着抓着她的那几个男人,“我就把你赏给我这些手下!”

辛晴身子一僵,感觉到有人在她大腿上摸了一把:“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你给了我爸多少钱,我都还给你!”

“1000万的楼盘你还不起!”黄建斌让人把她压到沙发上,“要不是我喜欢你,你怎么能值这么多钱?别怕,爷会很温柔的给你第一次!”

辛晴拼命的挣扎,可双手和双脚都被人压着。黄建斌已经脱了衣服站在她面前,辛晴惊恐的看着他,摇着头开始叫救命。

“你别费力气了,这是别墅,没有人听的到!”黄建斌捏住她的下巴固定好,凑近辛晴闻了闻。

他伸出舌头舔了下辛晴的脸颊,辛晴浑身都在发抖,死死咬着嘴唇,眼泪不停的往下流。黄老板一把将她的上身的短袖撕裂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不要……救命,你不要碰我,滚开……”恐惧让辛晴突然爆发了力气,腿不知怎么就挣脱了压制,抬起来就往他身上踢过去。黄建斌一把抓住她的腿:“操,差一点就踢到老子,你个贱货!”说完一巴掌就扇过来,辛晴被打的耳鸣,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巴掌。

“不听话是吧,那就别怪老子不温柔。”黄建斌抓着她的裙子,正要撕开,门口却传来一声巨响。

“什么人?黄建斌慌忙拿起裤子,还没来得及穿好,几个人就慢慢走了进来。

穿着银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在最前面,精良的剪裁衬托着一米八几的倒三角形身材,五官像是雕塑出来般立体。一双眼睛此刻微眯着,谁都看的出来,那里面有毫不掩饰的怒意。

“赢总?”黄建斌先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赶忙穿好衣服上前,“您这是……”

来人没理他,径直走到辛晴身边,冷冷的开口:“松手。”

按着辛晴的几个男人吓的手一缩,辛晴想跑,眼前却一黑,男人的衣服盖在她身上,下一秒她的身体就悬在半空被男人横抱在胸口,她本能的想将手环上男人的脖颈。

“不许碰我。”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辛晴身子一颤,不敢动了。

黄建斌看出来了,人家这是要带人走。

“赢总,这妞您看上了说一声就好,还用亲自来吗?”他一脸殷勤的陪着笑:“就当我一点心意,送您了!”

男人没理他抱着辛晴往外走,临出门时说了句:“阿楠,和他算清楚。”跟着他的一名男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辛晴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她被这个所谓的赢总丢进了一辆车里,脑袋撞到车顶昏了过去。再一次有知觉时,只觉得浑身都疼。

“醒了?”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是之前带她走的那个男人!辛晴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救了她的男人正冷冷坐在对面。

“你妈留给你的。”男人丢了个信封过来。

辛晴不敢置信的拆开信,随后她的脸上越来越苍白,摇着头不敢相信的道:“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我叫赢擎苍,赢家祖训交代,后代子孙背后有图腾胎记者,必须找妫氏后代同样有图腾胎记的女人交合。我救了你,从现在起,你要按照这份协议老老实实的履行和我恩爱的义务。”赢擎苍将一份协议书推到她跟前。

辛晴站起来,一边哭一边慢慢往后退:“我不相信,你骗人。”

“相信你母亲信里说的很清楚,你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要不我把你送回刚刚那些人那里,要不,把协议签了。”赢擎苍语气透着不耐烦,他最讨厌应付女人。

辛晴跌坐在沙发上,送回黄老板那里?她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签不签?”

拿起笔,哆嗦的打开协议,上面写着她需要随时配合赢擎苍上床恩爱的要求,不可以怀孕,不可以干涉对方的生活。赢擎苍负责她生活的全部开支,并且供她读完学业。

签了,自己就丢掉自尊和骄傲,变成恩爱的工具。不签……辛晴摇了摇头,黄老板那些人更是禽兽,到时候她恐怕连命都没有。咬了咬牙:“我签!”辛晴说,“但是,我要再加一条。”

赢擎苍皱着眉等着她开口。

“你要帮我把我妈的公司拿回来,让姓辛的一无所有。”辛晴攥着拳头,她心里有滔天的恨意,只有这个男人可以帮自己。既然都是卖,何不把价格开的高一点。

“可以。”赢擎苍将笔递给她。

雾气蒸腾,镜子里的女孩一身皮肤莹白的像镀了层玉色。年轻的身体充满朝气,盈盈一握的腰线下是结实的小腹,可爱的肚脐正滴着水,翘实的臀部下是两条纤细圆润的大腿。

辛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知道自己是美丽的,可如今,只要打开那扇门,过了今晚,她的人生就不是自己的了。美丽也好,肮脏也罢,她无从选择。

将浴袍穿好,站在浴室门前深深吸了口气,拉开门。房间有些昏暗,赢擎苍坐在床边,只围着浴巾。

“过来。”低沉的声音依旧带着冷意。

辛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对待,她曾经幻想过千百次的场面却只有冰冷和残暴。

疼的无法思考,她死死瞪着面无表情的男人:“既然这么讨厌我,就别碰我!”

“别忘了,是你妈来找我的,你……也是我救回来的,我给过你选择的机会,是你自己留下的。”

在辛晴觉得自己就快死时候,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赢擎苍看了眼头歪在一边的辛晴,站起来围上浴巾就走了出去。他身后,辛晴一动不动的躺着,直到窗外微明。

辛晴是被人叫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胖胖的阿姨正看着她。

“受罪了吧!那也得起来了,少爷在楼下等你。”阿姨扶她坐起来,“你可以叫我田阿姨,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日常起居。”辛晴裹着被单刚一下地,一阵刺痛让她腿一软。

田阿姨扶着她,“我已经帮你放好水,你去泡一泡,会舒服点。记住别太久,不然少爷会生气。”

“谢……谢谢!”辛晴一开口,喉咙一阵沙哑,她忍着疼走进卫生间。

辛晴再见到赢擎苍时,是在黑色的房车上。赢擎苍坐在她对面,看都不看她,辛晴将自己缩在真皮座椅里,母亲信里的话历历在目。

“不要怪妈妈这么安排,跟着他,至少衣食无忧,至少不会被你那个禽兽父亲卖给别人当玩物。”

妈,你以为女儿如今就不是玩物了吗?赢擎苍眼中对她的厌恶完全不掩饰,按照协议,两个人第一次发生关系,要维持七天,不能间断。辛晴忍不住加紧双腿,昨夜撕裂的感觉还在,今天晚上她还要经历一次吗?

“下车。”赢擎苍打断她的思绪,人已经站在车门口。

辛晴赶紧下车,一愣,飞机?这是要去哪里……

赢擎苍上了一架商务机,辛晴忍着身体的不适赶紧跟上去,机舱里就他们两个人,辛晴坐在赢擎苍后面,忍不住开口问:“你要带我去哪?”

好久没有回音,辛晴正要放弃,就听到前面转来赢擎苍的声音:“去做避孕手术。”

做手术,辛晴害怕了:“我……我可以吃避孕药。”

“那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我也没有时间每天盯着你。”赢擎苍冷冷的丢过来一句,又说道,“我需要安静,闭嘴。”

辛晴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因为她知道哭泣没有任何作用,这个男人现在说什么,她就得干什么,胡思乱想着便又睡了过去。再睁开眼时天已经黑了,飞机正在降落。

原本以为第二天才去医院,没想到下了飞机就有车来接他们。到了医院,也没有她想象的恐怖场面,只是在她的胳膊上划了一个小口子,把一个小小的硅胶埋进去,然后涂了点消炎水,连包扎都不用。

从医院出来便直接到了酒店餐厅,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的辛晴顾不上赢擎苍的冷眼,狼吞虎咽的将自己喂饱。

赢擎苍要离开时,她嘴里还嚼着块甜点。两个人正要进电梯,辛晴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一股味道冲鼻而上。

“刚刚那个甜点里有鸡蛋!”赢擎苍突然听到她叫了一声,然后就看到辛晴哇一张嘴,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食物残渣带着粘液吐到他身上。

“你这该死的女人!”咆哮声响彻整个酒店。

辛晴缩在沙发一角,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看着赢擎苍一身怒气的进了卫生间,她想到刚刚的情景,竟然很想笑。

在反应过来自己吐了赢擎苍一身之后,辛晴第一个想法是这个男人不会掐死她吧,对上那双暴怒的眼睛,她确定这个想法,于是辛晴做了个作死的决定。

“救命,这个人要杀我,我是被他绑架来的。”她用英语高声喊道,然后酒店的保安快步像他们跑来。赢擎苍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下一秒眼里的怒气便像潮水般涌出。

很好,呵呵,倒是他小看了这个女人的胆子!

没等保安靠近,赢擎苍的手下就将人拦住,不知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辛晴就见保安的眼神在她身体打量了几眼,然后礼貌的对赢擎苍鞠了个躬,离开了。

将头埋进沙发里,她果然是个白痴,这种伎俩对那个男人来说看都不够看吧。

“把自己弄干净。”赢擎苍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冷冷的开口。

辛晴不敢看他,捂着脸冲进浴室。等她出来,赢擎苍正端着杯酒,靠在落地窗旁,看到她裹着睡袍,头发还滴着水突然笑了笑,辛晴却打了个冷颤。

“我不是故意的,我对鸡蛋过敏……”她小声解释道。

赢擎苍却莫名其妙的说了句:“如果今天我被抓进警局,恐怕这会正带着手铐接受审问。”

辛晴不敢吭声了,反正再坏也不会比昨晚更可怕。赢擎苍径直走进卧室,辛晴听到一声。

“进来。”

紧张的走进去,却见赢擎苍站在床边,手按在墙上,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那面墙刷的一声就开了。看到里面的东西,辛晴惊恐的后退了几步,就算她没看过什么所谓岛国的片子,她也认的出来,那些长短不一,造型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虐待,这是她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眼看着赢擎苍从里面拿出工具,她咽了咽口水想跑,可两腿却不断的打颤。

赢擎苍皮笑肉不笑的将工具丢到辛晴脚下,“捡起来,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

脸上留下屈辱的泪水,她咬着牙绝不让自己发出求饶声,因为她知道,眼泪和祈求对眼前的男人来说,完全没用。

赢擎苍松开手,看着辛晴倒在床上,手腕上一圈青紫,嘴唇印着血印。依旧默然的将浴巾围好准备去洗澡:“不要挑战我,否则痛苦的是你自己。”

看着他离开,辛晴将工具解开,用被单把自己抱住,眼泪磅礴而至,直到哭累了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已经下午了,赢擎苍不见踪影,刚换好衣服就接到他手下的电话,说马上把午餐送到房间里,让她吃完就准备去机场。一个人吃饭很舒服,但她没敢墨迹,吃完就赶紧下去了,上了车却发现赢擎苍并不在。

辛晴也不在意,反正天一黑他绝对会出现。按照协议里说的,两个人从第一次发生关系七日之内都不能断,否则就要重新开始。想起母亲信中曾提到,这是赢家祖训世代传下来的,没人知道原因。之前赢擎苍让她签署的协议里,也说的很清楚,除了这开始的七天,之后每个月的月圆之夜两人都要上床。

到了机场,辛晴发现还是来的时候乘坐的那架商务客机,果然是私人飞机。上去时发现赢擎苍已经坐在里面了。飞机起飞后,辛晴又迷迷糊糊的想睡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有人推她,眯着眼睛发现赢擎苍站在她跟前。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就上来掀她的裙子。辛晴马上清醒过来,站起来往后躲:“你干什么?”

“时差,现在已经晚上了。”赢擎苍眯眼看了看窗外。辛晴木然的转头看去,果然外面一片漆黑,尽管如此,这个人难道要在飞机上做那种事吗?

赢擎苍自顾坐好,辛晴歪过头,不去看他。

“过来。”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传进辛晴耳朵里,像催命的音符。

“回去好不好?”辛晴面带祈求。

赢擎苍压下心里的不耐烦,抿了抿嘴角开口:“我最后和你说一遍,是你母亲找上我的,协议是你自己签的。不然,我根本不会碰你。”他催促道:“所以,以后不要在这件事上和我商量,你要做的就是配合。”

辛晴努力不让自己颤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也忍着不掉下来。没错,人家说的对,这是她自己选的。

眼泪顺着脸庞滑下来,辛晴死死咬着自己的手背,这两天应该已经习惯了不是吗?再怎么哭泣求饶这个男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辛晴看的出来,赢擎苍是真的不喜欢她。他的眼中都没有半点情绪,完全是一种生理的释放。

因为时差关系,他们回到S市时是半夜,回到别墅只有辛晴一个人下车。

“你的东西都已经送去房间,这几天没事不要出去。”赢擎苍丢下这句话就坐车走了。辛晴看着远去的车灯,忍着下体的疼痛,在心里暗暗诅咒他车祸死了才好。

“小姐,你回来了!”田阿姨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她,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老先生。辛晴愣了下,她之前没见过这个人。田阿姨将她迎进去,老先生客气的和她打招呼。

“我是少爷的管家,我可以叫我福伯。”

辛晴赶紧回礼:“福伯您好!”

“来,赶紧先上去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田阿姨领着辛晴上楼,她的房间在最里面,身上黏糊糊的,她直接进卫生间想洗澡。却发现水已经放好了。辛晴眼眶莫名的红了红,这种关爱对如今的她来说就像照进阴冷牢房的阳光,温暖了整个心。

洗完澡躺在床上,辛晴想着明天要好好谢谢田阿姨,知道赢擎苍现在不在这所房子里,她紧绷了几天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下来,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辛晴不免有些懊恼,她原本是个作息时间很规律的人,每天八点前一定会醒,可这几天被赢擎苍折腾的……

叹了口气,仔细打量了下她未来要住的房间。很简单,但处处透着精致,家具一看就价值不菲。打开衣柜,发现她的衣服都整齐的挂在里面,就连自己床头的布娃娃都端正的坐在那。

眼泪刷就掉下来了,这是妈妈亲手做给自己的。辛晴突然想到,也不知道母亲的后世处理的怎么样了,她将布娃娃放在床头,换好衣服匆匆下楼。

“福伯,我想出去一趟可以吗?”赢擎苍既然说了不让她出去,不交代一声,自己肯定出不了门。

福伯正在往桌子上摆餐具,听到她这么说,微微笑着回答:“小姐可以先用餐,之后司机会带你去墓园拜祭你母亲。”

辛晴惊讶的看着他:“您怎么知道我……还有,我母亲在墓园吗?”

“小姐来的那天晚上,少爷就将你母亲下葬了。”福伯拉开椅子请她坐下,又说:“还交代过我们你今天肯定会想去看你母亲。”

辛晴心里忐忑的吃完午饭,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她了,原本以为是普通的公墓,结果车直接开进了S市最贵的墓园。知道母亲日子不多时,她也看过这里的价格,费用不是一般的昂贵。

母亲的墓穴是规格最高的,在风水很好的地方,陪她进来的司机告诉她,辛家的人根本就没管,直接把人扔在了医院里,是赢擎苍安排好一切的。

辛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这个男人给了她最深的伤害,却是她现在人生唯一的救赎。呆呆的在母亲墓前坐到天黑,司机催她回去,辛晴擦干眼泪,看着天上的月亮,心里苦笑一声。

“第四天啊……”

回到赢家大宅,赢擎苍果然已经回来了,辛晴站在他房间门口犹豫要不要敲门进去说声谢谢。正举棋不定时,房门突然打开,赢擎苍刚洗完澡,围着浴巾站在门口。

“谢……谢谢你,安葬了我母亲!”辛晴闭着眼睛说完就要跑,身后却传来一股力量直接把她拉了进去。她站都没站稳就被赢擎苍甩到了床上。

“正好省的我过去了,开始吧。”依旧是冷冰冰的语调。辛晴咬了咬嘴唇:“我还没洗澡。”

赢擎苍不耐烦的说:“昨天回来洗过了吧,反正已经碰了你,我也不嫌脏了,不然你怎么能进我的房间。”

呵呵,我该谢谢你的将就吗?辛晴心里冷笑了声,下午得知赢擎苍安葬了母亲的那点感动全无踪影。

她无比庆幸自己今天穿的不是连衣裙,默默的躺好,然后死死攥着拳头,等着那贯穿身体的痛感传来。

    赢擎苍看到辛晴那苍白又任人宰割的脸,心里莫名的烦躁,明明是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房间内却悄无生息,没有男人的声音和女人的娇叹。

赢擎苍也没有在享受,他总是以最快的速度结束,然后走向卫生间,丢下一句话。

“回你自己房间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辛晴慢慢的从床上下来,两腿打着颤离开房间。将浴缸放满热水,辛晴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里面,眼泪化成了水……

赢氏大厦的顶层,大气豪华的办公室里赢擎苍皱着眉头看着手里辛晴的资料,相片上的女孩大大的眼睛仿若水晶般剔透,一张殷桃小嘴微微上翘着,笑意盈盈。下面还有备注,D大设计系系花,以皮肤似雪光滑亮洁而被誉为“玉美人”,对珠宝设计有着傲人的天赋。

“皮肤光滑……”赢擎苍默默念着几个字,回想这几夜他身下的辛晴,为什么他没感觉到。

“你就是例行公事,根本就没摸人家吧!”戏谑的声音传来,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这男人穿着烧包的贴身上衣,故意扯开两颗扣子露出性感的脖颈,一双桃花眼比女人还风情,薄薄的嘴角正咧着呵呵直笑。

“你以为我是你?和种马似的没女人就活不下去?”赢擎苍鄙视好友。

沈公子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指着桌子上辛晴的照片说:“这妞怎么看都是个极品,你就应该好好对待人家,反正按照你们家的祖训,你一辈子都要和她在一起,让自己舒服一点有什么不好。”

赢擎苍不吭声,只是皱着眉,盯着资料上那张笑颜如花的脸,好久好久……

晚上,辛晴呆在自己房间里,小腹一阵阵涨疼。算了下日子,每个月的大姨妈就是这几天了,她希望至少熬过最后这几晚再来。听到楼下汽车的喇叭声,她穿着件连体睡衣在床上躺好,这样方便一会赢擎苍用裙子盖住她的脸。看不见,对大家都好。

连着两天,赢擎苍依然不触碰她的身体,辛晴觉得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么我也不能让你舒服,于是她每次都在关键时刻把盖在脸上的裙子拿下来,对着赢擎苍做吊死鬼脸,还大喊一声:“蟑螂!”然后哈哈哈大笑的看着赢擎苍黑着脸离开,直到泪水模糊双眼……

一大早辛晴坐在别墅后面的小花园里发呆,反正也不能出去,尽管田阿姨暗示过她想去什么地方,可以叫司机送她,可她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辛晴一看号码,竟然是学校教务处的。

“喂。”

“辛晴吗?”电话那边传来个男人的声音,辛晴听的出来,是张主任。

“是我,张主任,有什么事吗?”下个月才开学,学校这个时候找自己干什么?

“是这样的,之前你参加大学生设计比赛的作品,已经证实是抄袭别人的,我们已经把你的名字换下来了。”

辛晴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惊讶的问:“我抄袭?怎么可能?”

大概是觉得她不承认,张主任那边的口气也不太好了:“人家作者已经拿着手稿找上来。哦!这个人你也熟,就是你姐姐辛语蝶。”

辛晴懵了,她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对方见她好半天都不吭,觉得她大概是心虚,便又提醒她:“我就是先告诉你一下,具体对你的处罚等回头开学再说,就这样。”

      辛晴拿着手机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冲进屋子里,抓着福伯就问:“福伯,我的衣服是谁取来的?谁取来的?”

福伯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是阿澈,就是那天送你去墓园的司机。”

“他现在在哪?我要见他,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他。”见辛晴的眼眶红了,福伯赶紧拍拍她的手:“你别急,我打电话给他啊!”

接通了电话,辛晴顾不上客气,直接就问:“那天你去我家拿东西,家里什么人在。”

“辛语蝶。”对方没计较她的态度,但也没多热情,语气淡淡的又补了句,“辛小姐应该没听过这个名字,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

尽管已经知道,尽管心里已经想到这个结果,辛晴还是身子一软,听到动静的田阿姨就站在她身旁,赶紧扶了一把。

“谢谢你。”辛晴低低的道了声谢。

对方大概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回了句:"不客气。”

挂了电话,辛晴被田阿姨扶到沙发上坐下,呆呆的看着地板。

摇了摇头,田阿姨和福伯下去了。他们在赢家十几年,多少知道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辛晴,毕竟少爷的态度在那里。

晚上赢擎苍回来的时候,辛晴还坐在她房间的露台上发呆,赢擎苍听阿澈说了今天的事情,却没往心里去,那是辛晴的私事,和他没关系。他在辛晴身后站了半天,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赢擎苍冷笑了一声,上前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

辛晴的眼神有些恍惚,赢擎苍发现她根本没看他,有些恼火,她以为他愿意每天和完成作业似的来找她吗?想到这动作也粗鲁起来,将辛晴压到栏杆边上。

身体的不适和之前被冤枉的委屈一下子让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她不敢抬头,前面可以清晰的看到盘山公路和坐落在几十米以外的一座座别墅。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那点点星火还有偶尔闪现在公路上的车灯,都在提醒她有人。

扭过头,看着依旧冷静的赢擎苍,她咬着牙吐出两个字:“禽兽。”

赢擎苍眼里一暗,他这是第一次见到辛晴哭,不是一直很倔强忍着不哭吗,这么快就放弃了?

离开时他眉头却一皱,怎么有血?

辛晴脸色有些泛白,推着购物车看着拦住她的女孩。

吃过早饭忍着肚子痛让司机送她来超市买卫生巾,可偏偏不小心撞到人,她已经道过歉了,对方却挡着她的路不肯让她离开。

“你是辛晴吧?”对方竟然知道她的名字。

辛晴一愣,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女孩,看起来就是家境不错的千金小姐,精致的五官配上披肩的长发,仿佛一朵招人疼惜的小花。

“你好,我……我们认识吗?”

“呵呵,你不认识我,我可是认识你十几年了。”对方看着她的眼神带着几分轻视。“你和你那个短命妈霸占了我父亲那么多年,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

辛晴身子一怔:“你……”

“我是辛语蝶!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一声姐姐,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有你这么个妹妹。”

辛语蝶!!

辛晴脑子里响起之前的那些话。

“这个人你也熟,就是你姐姐辛语蝶。”

“辛小姐应该没听过这个名字,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

辛语蝶……她是辛鹏飞和那个女人的女儿!

“你想干什么?”辛晴平静的看着她,推着购物车的手却死死攥着泛起了青色。

辛语蝶突然笑的很灿烂,声音也透着得意:“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开学后,我们就是同学了,听说你是系花啊!呵呵,下个学期系花就要易主了,别说我这个做姐姐的不提前打招呼!”

小腹传来阵阵疼痛,辛晴实在不想和她争执,准备掉头离开。辛语蝶却快步走到她右边,将摆的高高的灌装饮料推倒,巨大的响声伴着碳酸饮料的喷洒声,惊动了超市的人。

工作人员快步走过来,辛语蝶惊慌的冲着辛晴喊:“妹妹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辛晴捂着额头坐在地上,几罐饮料正好砸在她的头上。

“小姐,你还好吗?”工作人员将辛晴扶起来,辛语蝶赶紧说:“你们放心,是我妹妹撞倒了,她会赔钱的。”说完,她又一脸关心的对辛晴说,“我出去找我爸,让他来处理。”

辛晴看着离去时得意的看了她一眼的辛语蝶,心慢慢沉了下去。呵呵,这是直接向她宣战了吧,那种人渣的生的孩子怎么会是善茬。付了款走到停车场,还是那个叫阿澈的司机跟着她,看到她的样子有些不对,忍不住开口问:“小姐,你没事吧?”

辛晴摇了摇头,她不是软柿子可以任人欺负,这辈子除了赢擎苍,谁也不能在让自己受到侮辱。辛语蝶,既然你已经挑明了态度,那么我奉陪到底!

这时的赢擎苍也黑着脸在办公室里纠结,今天晚上要怎么办?最后一天了,那女人却到了生理期,做吧,他一想就觉得恶心。不做……那之前的六天就算白费了。

赢擎苍到底会怎么做呢?!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续更加精彩

↓↓↓


本文地址:http://www.wolaima.com/day/20170914596372.html
Top